>  知识 > 应莹离婚案今日开庭未当场宣判, 徐翔全程在场
应莹离婚案今日开庭未当场宣判, 徐翔全程在场2023-01-15 13:34:29

摘要:  离婚案有望判决,但财产分割暂难有结论。  徐翔与妻子应莹的离婚案14日下午在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,徐翔及其代理律师全程在场,应莹未出席庭审。  据悉,法庭未当场宣判二人离婚诉讼的判决结果。应

  离婚案有望判决,应莹但财产分割暂难有结论。离婚

  徐翔与妻子应莹的案今离婚案14日下午在上海黄浦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,徐翔及其代理律师全程在场,日开应莹未出席庭审。当场

  据悉,宣判徐翔法庭未当场宣判二人离婚诉讼的全程判决结果。应莹的应莹代理律师、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孙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离婚法官未明确是案今否将择期宣判。

  根据记者了解,日开本案以应莹为原告,当场徐翔为被告。宣判徐翔孙薇告诉记者,全程庭审中,应莹徐翔对应莹提出的离婚请求,孩子抚养权请求,以及夫妻间财产分割的请求没有提出异议。

  “他(徐翔)全程戴着口罩,话也说得蛮多的,毕竟法官要问他本人意见,总体是很平静和理性的“。

  应莹在庭审后于其个人公众号公开发布庭审后个人意见,没有提到法官是否将宣判二人离婚。但应莹称,对她在离婚案诉求中追加的财产分割诉求,法官没有回复。

  孙薇认为,徐翔、应莹离婚的判决,“可能会有结论“,但财产分割是否能得到法院支持,目前并不明朗。

  “我和徐翔的离婚案即将会有结果“

  应莹在庭后发布的个人声明称,开庭时,关于离婚及孩子的抚养权双方均无异议。但应莹没有提到法官是否会近期宣判二人离婚。

  关于财产分割的诉求,是此次开庭前应莹追加的一项请求,应莹称:“因青岛中院明确告知徐翔案财产甄别结果,已执行立案,因此本次离婚开庭我追加了请求分割家庭合法财产的请求,这是合理合法的诉求。“

  2019年七夕节,应莹发表了一封公开信称“我要离婚“,并在此后向上海黄浦区法院起诉离婚。随后,该离婚案在青岛城阳监狱开庭审理,徐翔当庭表示同意离婚。

  2021年7月,徐翔出狱。此后应莹向记者表示,“联系不上徐翔,离婚案流程也走完了, 就等一个判决。“

  今年12月6日,应莹在庭审前预告称,对法院重新启动离婚案感到突然。“离婚从2019年上半年立案到2022年的年末,离婚案时间跨度整整三年半……现在又突然地启动了,我和徐翔的离婚案即将会有结果。“

  孙薇告诉记者,法官没有当庭宣判,是否还需要再开庭,是否邮寄判决结果,也没有表示明确。

  孙薇还称,应莹追加的财产分割诉求,法官口头告知,和青岛中院核实的结果是刑事案件的执行阶段还未结束,财产分割不处理。

  “作为代理律师,我对此也提了异议的,觉得甄别只要有了结论,执行的部分有没有结束,跟能不能分割财产是没有关系,他(法官)也记录在案了。“

  “我只能说对于离婚这个事情可能会有结论,但是对于财产的问题,可能近期之内不一定能有结论。“孙薇表示。

  北京权达律师事务所孔德峰律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“离婚案件的法官只能处理不涉及第三方权属之争的夫妻共有财产,在刑事案件扣押的财产没有解决的情况下,离婚案件的法官不可能处理财产。

  财产执行异议未被立案

  今年6月,应莹发现青岛中院开始执行徐翔和一些案外人的资产。应莹发现一些案外人的账户资金被划走,相关案外人的股票账户也在被抛售。

  当时,应莹对第一财经记者称,有数名案外的账户资金被划扣,涉及资金约一、两个亿现金;还有一部分股票被低价抛售,售得款项被划走;涉及应莹和徐翔的一些权属并未明确的信托资产也被划扣。

  此后,应莹通过发表微博和在自己开设的公众号上公布了相关信息,并作为案外人向青岛中院提交了《案外人执行异议书》。

  对于该“执行异议案”的最新进展,应莹庭后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,青岛中院对其提交的案外人执行异议,未予立案。

  按照应莹的说法,对于“执行了她的财产“,青岛中院于江涛法官的解释,是“徐翔是当事人,你要想知道,只能去问徐翔”。但应莹认为,“我不是徐翔的附庸,……妻子与丈夫有平等的权利,凭什么就能随随便便剥夺?“

  直至记者发稿时,应莹告诉记者,“我和徐翔还是没有拿到财产甄别结果。“

  那么,对于要求分割的财产,应莹到底有没有份?

  2015年,徐翔在结束奶奶祝寿礼后,从宁波回上海的路上,于杭州湾跨海大桥被抓捕。

  2017年1月,徐翔案一审判决其个人非法所得为71亿元(93亿非法所得为同案犯三人共有),并被判处罚金110亿元。徐翔没有上诉。

  2017年1月23日,徐翔案判决书认定,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。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(2016)鲁02刑初字148号判决书第98页载明:徐翔“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”。上述判决书还判决,徐翔被“并处罚金一百一十亿元”。

  据应莹提供的数据,“除了没收的徐翔的非法所得60亿元,又陆陆续续划扣60多亿远,在财产执行立案后,大概又划扣了十几亿,一共是140多亿的资产,基本上全部是现金”。不过,应莹单方面的统计数字,青岛中院并未与之对账。

  在应莹看来,超出60亿元徐翔非法所得的划扣部分,也就是涉及罚金的部分,“其实已经涉及到我的合法财产。扣除非法的,就是合法的,合法部分中,至少一半是要分割给我的。”

  徐翔应莹离婚案,舆论关注的焦点,也是110亿元的罚金,从徐翔被冻结的200亿财产中划扣,是否侵犯到其妻子应莹的权利的问题。对此,有律师认为,离婚就把一半先分走,将导致公共利益不能得到满足,以及刑事判决不能执行。而不少律师认为,罚金刑是针对徐翔个人犯罪行为的处罚,财产中属于共有财产人的份额,应该“拆出来”。 也有律师认为,罚金是一种宣示,不代表一定能落实。“

  此前应莹在公开声明中称,青岛中院法官曾表态,甄别的财产清单里,没有应莹的份,都是抵作徐翔罚金。

  记者没有联系到徐翔及其律师,对离婚案和相关附加财产分割诉求表示意见。

  目前徐翔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,主要包括宁波中百、大恒科技、华丽家族以及文峰股份4家。此外有康强电子、世纪星源等零散股权,其中徐翔家族对宁波中百、大恒科技拥有控制权,上述股权全部被冻结。

  应莹的合法财产和权益如何“析出”,将直接决定着徐翔案剩余执行的罚金是否已经结束,以及还将涉及哪些财产,并将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徐翔持股的上市公司股权及控股权。目前,上述悬疑仍有待青岛中院做出结论。

  应莹转战A股股评

  今年7月4日,应莹开始在个人公众号上发布“每周市场点评”。此后的几个月,应莹几乎不间断地发表A股市场点评。

  应莹此前的公开发声,仅限于离婚案和财产执行相关诉求。所谓“每周市场点评”, 系其第一次公开发表与A股市场有关的看法。

  第二篇市场点评于7月10日晚间发表,涉天对齐锂业个股股价的点评。应莹公开认为,天齐锂业戴维斯双击已达顶峰,价格已高估。7月11日天齐锂业低开,当天股价收盘下跌9.16%。

  应莹点评之后,天齐锂业的股价至今没有能够再回到点评之前触碰到的148.57元高点。“总舵主夫人”的名号再次得到强化。

  应宝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她对市场的点评,与徐翔没有关系,自己原来就是证券从业人员,一直关注市场,也会经常复盘,希望其复盘心得“落到纸面上”。

  10月31日,应莹发表市场点评,称预计上证指数在2900点以下出现阶段性底部。目前上证指数已反弹至3176点附近。